納涼的人要什麼公平? 工運應該反搭便車!

文 / 陳素香

歷來,勞工抗爭個案在打贏資方或政府等主要對抗者之後,主訴求獲得具體成果,接下來似乎都要面對抗爭時在旁邊納涼甚至扯後腿的人來主張說,他/她們也要享有抗爭成果的方案,而此時參與抗爭的勞工雖然很氣憤,但是大抵也沒有像對付主要對抗者的資方或政府那樣,卯盡力氣去主張抗爭成果拒絕搭便車。

勞工沒有卯力反對搭便車,大概有幾個理由,一是太累了,抗爭了這麼久,已經人疲馬憊,終於有了抗爭成果,精神一鬆懈,對於搭便車者,也就沒有像對抗資方或政府那樣,費盡心思去抗爭。二是,這些納涼扯後腿者,一般而言也都是該起抗爭事件的受害者,只是他/她們沒有加入抗爭隊伍中,別人流汗抗爭時,他/她們在旁邊納涼,有時還搭配資方或政府扯扯抗爭者的後腿,但他/她們其實也都是引發該起抗爭事件的受害者。因為都是受害者,所以流汗抗爭的人似乎無法大聲說出反對納涼的人也適用抗爭成果的方案,最多只會說「我們主張抗爭成果只及於自救會成員(參與抗爭者),至於政府(或資方)是不是要全面適用該事件的所有當事人,不是我們的事」。所以過去大家對搭便車者都只停留在不爽的層次,而沒有把它當做運動上嚴肅的議題來討論和面對。

但是經過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告事件、華航空服員罷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抗爭等事件之後,我覺得勞工運動需要認真嚴肅的來面對「搭便車」問題,並且要在運動層次上提出「反搭便車」的主張。(全文詳見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