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四大亂象 公費醫師超「薪」酸

國內醫療M型化,醫師處境也M型化。一群在偏鄉服務的公費醫師組成「公費醫師自救小組」,今開記者會列出公費醫師「血汗四大亂象」,包括跨科支援浮濫、薪水是外院支援醫師的一半、重症外科醫師兩年無刀可開,以及轉院困難,籲衛福部正視偏鄉醫師的低薪與同工不同酬情形,並制定薪資保障條文寫入新制公費醫學生契約中。

他們指出,公費醫師的舊制合約是沒有限制科別、須到偏鄉服務二至四年,新制則是限制五大科(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及急診醫學科),須下鄉服務六年,違約都要付高額賠償金。小組在抗議現場高喊口號「今天填公費,明天掉眼淚」,表達心酸。

「公費醫師自救小組」公布日前所做的調查,顯示有六成五偏鄉服務的公費醫師表示,償還結束以後不願留在原醫院繼續服務。

小組發言人戴夢凡表示,公費醫師常領一般醫師或外院支援醫師薪水的一半,甚至僅三分之一;她是小兒科醫師,院方常叫她值內科門診,也有院方叫精神科醫師值內科病房,或是叫家醫科醫師值急診,枉顧偏鄉病人安全。

「院方根本不珍惜公費生,覺得我們賣身契簽了,反正也跑不了。」戴夢凡說,醫院高層的惡意對待,消磨了他們為偏鄉服務的熱情。

戴夢凡還說,如果公費醫師在原先的醫院遭受不當待遇,想要轉到其他偏鄉醫院服務,必須經過原院長同意,「要喬很久」,很多院長都只是「打哈哈」應付一下。

「工時比人家長,薪水又比較少」,目前在恆春南門醫院服務的公費醫師陳泓維表示,「佛心」一點的醫院,給公費醫師的薪資是一般醫師的八成,有些則砍到剩三至五成,值班量又是一般醫師的兩、三倍,「真的很心酸」。如果走人,除了要賠150萬元,還拿不回醫師執照,「淪為沒有其他技能的邊緣人」。

陳泓維舉例,花蓮有間醫院因「評鑑需要」,申請一名重症外科的公費醫師,但那名公費醫師到了醫院才發現,醫院根本沒有器械、手術房人員的醫院服務,導致那名重症外科醫師「兩年無刀可開」,剛畢業是體力正好階段,「卻被放著等生鏽」。

更多udn報導: